唐山[分站]
直辖市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山东
青岛 济南 烟台 潍坊 临沂 淄博 济宁 泰安 聊城 威海 枣庄 德州 日照 东营 菏泽 滨州 莱芜
江苏
苏州 南京 无锡 常州 徐州 南通 扬州 盐城 淮安 连云港 泰州 宿迁 镇江
浙江
杭州 宁波 温州 金华 嘉兴 台州 绍兴 湖州 丽水 衢州 舟山
安徽
合肥 芜湖 蚌埠 阜阳 淮南 安庆 宿州 六安 淮北 滁州 马鞍山 铜陵 宣城 亳州 黄山 池州
广东
深圳 广州 东莞 佛山 中山 珠海 惠州 江门 汕头 湛江 肇庆 茂名 揭阳 梅州 清远 阳江 韶关 河源 云浮 汕尾 潮州
福建
福州 厦门 泉州 莆田 漳州 宁德 三明 南平 龙岩
广西
南宁 柳州 桂林 玉林 梧州 北海 贵港 钦州 百色 河池 来宾 贺州 防城港 崇左
海南
海口 三亚 三沙 儋州
河南
郑州 洛阳 新乡 南阳 许昌 平顶山 安阳 焦作 商丘 开封 濮阳 周口 信阳 驻马店 漯河 三门峡 鹤壁
湖北
武汉 宜昌 襄阳 荆州 十堰 黄石 孝感 黄冈 恩施 荆门 咸宁 鄂州 随州
湖南
长沙 株洲 益阳 常德 衡阳 湘潭 岳阳 郴州 邵阳 怀化 永州 娄底 湘西 张家界
江西
南昌 赣州 九江 宜春 吉安 上饶 萍乡 抚州 景德镇 新余 鹰潭
辽宁
沈阳 大连 鞍山 锦州 抚顺 营口 盘锦 朝阳 丹东 辽阳 本溪 葫芦岛 铁岭 阜新
黑龙江
哈尔滨 大庆 齐齐哈尔 佳木斯 鸡西 双鸭山 鹤岗 牡丹江 绥化 七台河 伊春 黑河 大兴安岭
吉林
长春 吉林市 四平 延边 松原 白城 通化 白山 辽源
四川
成都 绵阳 德阳 南充 宜宾 自贡 乐山 泸州 达州 内江 遂宁 攀枝花 眉山 广安 资阳 凉山 广元 雅安 巴中 阿坝 甘孜
云南
昆明 曲靖 大理 红河 玉溪 丽江 文山 楚雄 西双版纳 昭通 德宏 普洱 保山 临沧 迪庆 怒江
贵州
贵阳 遵义 黔东南 黔南 六盘水 毕节 铜仁 安顺 黔西南
西藏
拉萨 林芝 日喀则 山南 那曲 阿里 昌都
河北
石家庄 保定 唐山 廊坊 邯郸 秦皇岛 沧州 邢台 衡水 张家口 承德
山西
太原 临汾 大同 运城 晋中 长治 晋城 阳泉 吕梁 忻州 朔州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 赤峰 鄂尔多斯 通辽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兴安盟 乌海 阿拉善
陕西
西安 咸阳 宝鸡 渭南 汉中 榆林 延安 安康 商洛 铜川
新疆
乌鲁木齐 伊犁 阿克苏 喀什 巴音郭楞 昌吉 哈密 博尔塔拉 克拉玛依 阿勒泰 吐鲁番 和田
甘肃
兰州 张掖 天水 庆阳 平凉 酒泉 白银 武威 金昌 陇南 嘉峪关 临夏 定西 甘南
宁夏
银川 吴忠 石嘴山 中卫 固原
青海
西宁 海西 玉树 海东 海北 黄南 果洛
当前位置:唐山房产网>唐山房产新闻>本地楼市>

遵化西铺村,一张亟待擦亮的国家名片

发布时间:2019-05-25|浏览次数:19|

 

  矗立在村口的西铺村村标

  河北唐山遵化市有个行政村叫西铺村,1952年,在合作化运动中,村里有位叫王国藩的组织村里最贫困的二十三户农民,靠“三条驴腿”,办起了“穷棒子社”,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在三年时间里,改变了家乡贫穷落后的面貌,被毛泽东主席称为“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西铺村随之家喻户晓名扬海内外,先后有一百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一百多万外宾前往参观。

  

 

  毛泽东主席对《书记动手,全党办社》一文所写按语

  然而,潮起潮落,现今五十岁以下的国人中知晓西铺村的已然不多。个中原委,值得深思……。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七十年里农村以其庞大的体量推动着我们这个农业大国一路前行。曾记否?有那么多在农村进行的实践,有那么多从农村创造的经验,更有那么多由农村做出的贡献……。凝神细思,我的脑海里迸出若干名村——大寨、小岗、大邱庄、华西、永联、西霞口、九星、南山、蒋巷、滕头、窦店、花园、南岭……等等。不管是一直辉煌,还是曾经辉煌,我们都不能因潮起潮落,忘却了那曾生尔养尔的农村。的确,不同的年代,不同的地区,农村都在呼唤探索者 、先驱者、开拓者。文化经济的发展,精神物质的升华,更需要先行者热血与生命的浇灌。为农民美好的憧憬,为乡村明天的福祉,在农村七十年发展的开拓者系列中,我霍然看到了一个醒目的名字——河北遵化西铺村。

  

 

  西铺村两委院内的毛泽东主席塑像

  2019年4月1日,我约请荣获全国农业先进工作者称号的遵化市农业农村局党组书记刘通江带我首次走进向往已久的西铺村。然而,这第一次进村所见,竟与之前脑海里装满的神圣,形成巨大落差,这又与2009年我第一次走进安徽凤阳小岗村(采访沈浩事迹时)的感觉极为相似,都是想象与现实的反差。别说与那些后来居上的名村相比有霄壤天渊的悬殊,就是与隔山相望的近邻、同时代的另一名村——被周恩来总理誉为当代活愚公和中国北方农业的一面旗帜的沙石峪村相比,那差距也不是一星半点儿。

  

 

  王景山(左二)向刘通江(左一)和杜合军(左三)了解西铺村情况

  2018年9月上任的西铺村第七任党支部书记杜合军、建明镇党委书记王建国和镇长洪刚等带着我边看边讲。从“穷棒子”村史馆到街头民宅,村头空旷闲置的纺织大楼,似乎诉说着昔日的辉煌,于无奈中等待着新的命运安排,紧挨着的是一片点点炊烟的红瓦农舍。沿着刚拓宽捋直的上山路,走进被荒草包围的当年北方建筑最好的知青小院,不远处山坡上有停工待建的第四代村史馆……。仔细倾听着市、镇、村领导们的介绍:始建于明代的西铺村,位于遵化城东四十里的建明镇,故又称四十里铺,据说该处原为古代传送公文的驿铺。后来一条小河从街心穿过,把村子分成了东西两半,河东叫东铺,河西叫西铺。1952年,由王国藩联合村里最穷的二十三户农民办起了一个初级社,但社里唯一的一头驴竟还有四分之一的使用权属于那位没有入社的村民,因此,人们戏称他们这个社是“三条驴腿”的“穷棒子社”。

  

 

  参观“穷棒子”村史馆

  

 

王景山与建明镇党委书记王建国(左四)和镇长洪刚(左二)等交流

  

 

  参观山脚下的知青小院

  

 

  知青小院一角

  作为西铺村第一任党支部书记的王国藩,与党支部带领全社社员凭着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互助合作的“穷棒子精神”,在三年时间里,用勤劳的双手改变了家乡世代贫穷落后面貌。1955年,毛泽东主席在《书记动手,全党办社》一文的按语中写道:“遵化县的合作化运动中,有一个王国藩合作社,二十三户贫农只有三条驴腿,被人称为‘穷棒子社’。他们用自己的努力,在三年时间内,‘从山上取来’了大批的生产资料,使得有些参观的人感动得下泪。我看这就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难道六万万穷棒子不能在几十年内,由于自己的努力,变成一个社会主义的又富又强的国家吗?社会的财富是工人、农民和劳动知识分子自己创造的。只要这些人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又有一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不是回避问题,而是用积极的态度去解决问题,任何人间的困难总是可以解决的。”

  

 

  王国藩与那头神奇的“三条腿”驴

  此后,周恩来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陪同外宾来到西铺村和山对面的另外一个小山村——“万里千担一亩田,青石板上创高产”的沙石峪村。西铺村当家人王国藩1957年被评为全国首届农业劳动模范,从1957年至1970年,王国藩先后十次在北京被毛泽东主席接见,其中有八次握手,是连续三届的中央委员。“穷棒子社”树立了新中国建立之初团结互助、艰苦奋斗的典范,成为激励全国人民艰苦奋斗建设富强国家的一面旗帜。

  从辉煌到落伍,令我强烈感觉到:一个昔日响彻全国的先进农村典型,一个曾吸引一百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一百多万外宾前往参观的名村,正在迫切寻找新的出路,重塑辉煌。如此,让我这一介多年跑“三农”的新闻老兵普通作家,陡然起敬,浮想联翩:425户、1875口人、现有104名党员的西铺村,何以让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如此挂念陪同外国政要前往,那一百多万外宾中不乏毛泽东主席的朋友斯诺夫妇。国内则有侯宝林、郭全宝、马玉涛等前往演出并体验生活。村北引滦黎河经过,村南两座大山依靠,将石沟的景致,和尚沟的水库,平地与山场各半,起伏自然,依山傍水,加之有待弘扬的“穷棒子精神”,西铺村——人杰地灵之宝地。

  

 

  斯诺夫妇在遵化西铺

  

 

  侯宝林、郭全宝在西铺村给农民说相声 

  此后,仅隔了一天的4月3日,我又第二次走进西铺村,这次是应遵化市知名企业家马鸿鸣先生之邀。众称“马总”的他,多年来关注“三农”情系桑梓,由于接地气,很多见解颇有建树,洵不凡也,常常让人聆之忘倦。为全面认识一个客观真实的西铺村,这次我们直接策杖攀援村南那座没有道路的烟筒山。山脚有传说当年唐王李世民东征、在此晒过盔甲的晾甲台,沿途查看那些挖山开矿换钱后被废弃的矿坑,在山腰间捧饮那眼常年不息的清泉——圣水泉。传说当年炼石补天的女娲欲在此山建庙,料都备好后又转建于旁边的迁西景忠山上。登高俯瞰,全村4500亩山场和土地一览无遗尽收眼底。东有将石沟,西有和尚沟,横跨烟筒山与长峪山的环山渠,那是当年西铺人用一年时间开凿完成的,这条220米长的奋斗渠犹如山间雕塑把两座山紧紧抱在一起,令人叹为观止,它是西铺人艰苦奋斗的精神诠释,更是浇灌大地丰收的幸福之渠。

  

 

  马鸿鸣(右一)与王景山(中)和杜合军(左一)等人探察烟筒山

  

 

  山腰间的圣水泉

  

 

  望泉思变

  被毛泽东主席赞为“我们整个国家的形象”的西铺“穷棒子精神”,与被周恩来总理誉为“中国北方农业的一面旗帜”的沙石峪“当代活愚公精神”,曾激励鼓舞一代又一代国人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建功立业。假如把这两个隔山相距十五公里的同时代名村结成兄弟团结共进村,合题对榫进行跨村统一规划,整合资源,突出各自特色;让山楂树下,葡萄架上,花香鸟唱,形成绿水青山的区域规模;留下“历千万纪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的正大气象的人文山水家园;由同为勤劳智慧的遵化人民,携手建设并讲述这一中国北方乡村的红色故事,那将会是一番何等壮丽景象?

  必将是:祥云溢彩,碧空清泉,繁花流芳,众“弹五弦之妙指”!

  

 

  放眼未来重振雄风的西铺

  

 

  规划,乡村振兴大背景下的西铺村,遵化干群凝心聚力谋发展下的西铺村,你需要一个将历史与现实紧紧咬在一起的科学规划。七十年来,把西铺村放到全国六十多万个农村中去看,其艰苦奋斗的“穷棒子精神”,仍具有无可比拟的历史独一性和现实引领性。

  不要忘记王国藩的这番话

  故此放言:河北遵化西铺村,你是新时代一张亟待擦亮的国家名片!

  注:作者王景山系美术评论家、作家、高级记者

相关文章

唐山楼盘:
唐山二手房:
唐山租房:
周边城市: